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间隔年分享 间隔年里去读书去旅行去发现全世界

作者:血战麻将 发布时间:2019-10-03 04:05 浏览次数:

  【间隔君说】我也终于知道,间隔年其实什么都没有,只有我的几段回忆:普西山顶相互依偎的情侣,帮我找丢失的包时几个当地人絮絮的说话声,胡志明喧嚣的酒吧一条街和特价的鸡尾酒、巴里恺撒海底嚼水草的大海龟、凯旋门前翻跟斗的孩子…我能回忆起海风吹到脸上的暖意,也还记得漫步在湄公河畔时的微醺。

  转眼间,我的间隔年已接近尾声啦。还记得间隔年开始的时候,我给自己定了不少KPI,并决心在终期总结报告的时候一条一条罗列出来。等真正到了间隔年结束的这一刻,我才发觉,这一年的所见,所闻和所想才是一路走来最大的收获。

  去年11月,我和Tony教授前往云南。在昆明,我们拜访了朱教授;在元阳,我们对梯田管委会的政府工作人员进行了访谈;在阿者科,我们见到了只身来开民宿的老板娘Echo和中山大学的驻村博士小杨。旅程的最后一天,大家伙为我们准备了露天的烧烤和埋在土里的叫花鸡。临行前所有人朝我们举杯,唱起了哈尼族送别的山歌,如果我记不住这山歌特别的地方,也没有录下这独有的旋律,却仍然在之后的旅途中一直被它感动,那我该是有多喜欢它。

  12月,我返回北京,和Tony教授完成了论文的初稿,又与中山大学的保继刚教授取得了联系,我们约好来年春天的时候前往中大拜访,我也开始准备随后的东南亚之行。

  1月,我从昆明出发前往越南,在越南待了大半个月,也是二十多年来第一次一个人在异国他乡过年。这二十多天来,我从一开始不习惯这个国家混乱的城市规划和拥挤的交通,到后来逐渐发现,相比发达国家的整洁秩序,发展中国家其实更加多元和丰富,社会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变化也更有趣。长久以来中国的统治、法国的殖民、历史的变革和当地的气候条件…去探寻现有文化背后的缘起就像一个解谜游戏,令人着迷。

  4月,Tony教授再次从加拿大飞往中国,我们一起去广州赴约。在中山大学的珠海分校区,我们面向旅游学院的学生做了一次presentation, 展示结束后有同龄的学生找我讨论了很久,当天晚上,我们还收到了学生发的感谢email.

  5月,我前往老挝。在老挝,我和间隔年小伙伴宁宁重逢,我们从老挝一路南下,途径万象、万荣和琅勃拉邦,一起打枪、跳湖、探洞、滑皮划艇、玩索道,逛佛寺…

  和越南一样,老挝曾是法国的殖民地,殖民在这里持续了半个世纪,但法国对老挝的影响要小得多。老挝也有很多寺庙,往返在寺庙之间,看着这些可能经历了百年、甚至千年却依旧朝你微笑的佛像,我似乎理解了为什么生活和信仰是当地人最关心的话题。同样是佛国,隔岸的泰国风生水起,老挝却默默无闻,像一个与世无争的闲人。

  6月初,我在云南和又一名gapper——思维重逢。我们一起去逛紫陶街,吃地道的建水烧豆腐和过桥米线,分享彼此旅途的见闻。此时思维已经在路上将近一年了,我回想起一年前大家在北京参加间隔年大赛,竟然还能清楚地记得决赛时思维的参赛宣言:“我们可以一次一次去撞南墙,但不能一个一个失去理想。”

  6月底,我动身前往间隔年的最后一站,菲律宾。在薄荷岛,我完成了间隔年开始之前的小心愿——潜水。一次出海时,我看到了杰克风暴,尽管杰克风暴并不罕见,但当我被成千上万条集群的杰克鱼团团包围住的那一刻,我真切地感受到对生命和对自然的敬畏,脑海中浮现出村上春树的话,“世界是那般广阔无垠,而同时,它又是一个仅靠双脚就能抵达的小巧场所。”真是不可思议。

  离开薄荷岛,下一站也是我间隔年的终点站——巴拿威依富高梯田。菲律宾除了蔚蓝的海水和洁白的沙滩,还有不一样的风景——被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和被Lonely Planet列为菲律宾Top 1的巴拿威稻米梯田。抵达巴拿威时已进入7月盛夏时节,田中的稻谷尚未收割,满目的碧绿金黄掩映在远处的山霭之间,像是岛屿深处凝结的海浪。

  我的向导是巴拿威当地人,是一名旅游专业的大学生,利用周末和节假日的时间做兼职给游客当向导。他带着我在田埂间徒步,给我和同行的女孩讲述当地的历史文化,还不时说一些关于依富高族神秘的传说。离开巴拿威的时候忽然下起了大雨,我回想着向导下午和我们说的话:“在当地,大部分孩子的未来有三条出路:种田、卖东西或者给游客当向导。”那一刻,我由衷地觉得感恩。世界这么大,我们需要丰富的人生体验,需要学会很多知识,才知道什么样的地方和做什么样的事适合自己。而自己又是何其有幸,能够得到这样的机会,在间隔年这一年里去读书,去旅行,去发现全世界并不是和自己生活的地方一个样。

  在间隔年期间,我去了越南、老挝、菲律宾和泰国。我也终于知道,间隔年其实什么都没有,只有我的几段回忆:普西山顶相互依偎的情侣,帮我找丢失的包时几个当地人絮絮的说话声,胡志明喧嚣的酒吧一条街和特价的鸡尾酒、巴里恺撒海底嚼水草的大海龟、凯旋门前翻跟斗的孩子…我能回忆起海风吹到脸上的暖意,也还记得漫步在湄公河畔时的微醺。

  这些记忆有用吗?我不知道,或许并没有什么作用。然而说到底,这不就是所谓的旅行?这不就是所谓的人生?

  中国间隔年公益基金:北京市戈友公益援助基金会“中国间隔年公益基金” 是中国首个资助年轻人实施“间隔年”的专项基金,由十几位企业家于2014年共同发起,旨在中国年轻人中传播“间隔年”概念并推动社会各阶层广泛接受,为步入社会的年轻人具备更独立的思考能力和价值观、更创新的精神、更强的社会责任感贡献力量。

  中国间隔年计划:“中国间隔年计划”是中国间隔年公益基金的首创也是核心公益项目,通过每年甄选并资助、指导一批高校在校生完成国内或国外的3-12个月时间的间隔年计划,帮助他们积累生活阅历、磨练意志、提升能力和社会责任感,最终通过探索世界,认识自己。


血战麻将

©血战麻将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