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昨晚浙大玉泉校区为南加大遇袭身亡的校友送行

作者:血战麻将 发布时间:2019-12-10 17:56 浏览次数:

  他们在悼念一位刚刚逝去的年轻生命——浙江大学2009级控制系本科毕业生纪欣然。

  7点24分,代表着纪欣然的遇害日:在美国当地时间7月24日的凌晨,在南加州大学求学一年的纪欣然魂断美利坚。

  根据中新社7月25日的报道,洛杉矶警方表示,南加州大学(USC)一名24岁的中国留学生尸体24日早在学校附近的公寓里被发现。

  现场勘验完毕后,洛杉矶当地警方向媒体发布称,留学生并非在公寓内遇袭,而是在学校返回公寓的路上遭遇至少3人袭击,随后这位留学生独自走回公寓,最终在公寓内身亡。

  美国华文网站侨报网的报道中则透露:留学生名叫纪欣然,来自中国内蒙古,24岁,2009年入读浙江大学,去年秋天起进入南加州大学。

  “在美国读书的同学,朋友圈里转发这条消息,我当时就很怀疑是不是他,但又难以置信。”浙大校友田小姐说,当她点开新闻仔细浏览后发现,所有信息都吻合,她懵了。

  纪欣然本科读的是浙大09级控制系,与田小姐同级。不仅如此,两人都曾在“求是潮”社团里共事过。田小姐回忆,纪欣然除了学习外,最大的爱好就是摄影,他在社团里担任的也是摄影记者。

  “高高的,瘦瘦的,总是背个佳能相机,穿着很随意的运动衣服,戴着眼镜,板寸头,皮肤有点黑。”田小姐说。

  2011年时,纪欣然在美国有过一个月的交换生经历,当时32名浙大学生赴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游学,田小姐也在这个团里。

  返回中国前,他们在最后乘坐的那站巴士前合影。“30年后,我们要在这个巴士站再集合,我们一定会回来的!”当时,有同学倡议说。

  “当时大家都觉得,这个约定太容易实现了,谁想到现在居然少了一个人!”田小姐伤心地说。

  鼻梁架着眼镜,回头看看,这片洒落阳光、铺满沃土、栽种着番茄玉米向日葵的土地;

  嘴角泛着微笑,回头想想,那个重重惊喜、充满奇遇、收获了友谊欢乐激情加爱情的季节;

  如果这个郡还没破产,那块地皮没被拍卖,我们是不是可以幻想这样的约定,30年后的某个夏天,早上8点50分,大家还是老地方:康提菲尔莫见……

  晚上7点24分,滂沱大雨刚好停下,蜡烛在纪欣然曾经住过的浙大玉泉校区5舍楼下点起。

  第一排字幕是“JXR”,纪欣然姓名的拼音首字母;第二排是“R.I.P.”,希望纪欣然安息;第三排则是“7.24”。

  活动发起人是当年赴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交流团的团长方同学,而远在北京的同学,也赶回来参加悼念。

  “你这么礼貌的孩子,阿姨还记得你,想到去年毕业分别,竟然成了永别。我当时还叮嘱你说,你出国后,常回5舍来看看……”5舍宿管阿姨呜咽着说。

  “想起毕业时我与班级里每个人拥抱,和你拥抱时,你笑着说,‘其实你不用抱我,因为我们在南加州大学还有机会。’”与纪欣然本科同班、又同在南加州大学留学的一位女生则回忆说,今年暑假时问过纪欣然是否回国,纪欣然说留在学校上课。“出事的那天,我男朋友发短信给你你没回,我说没事儿,然哥就是这个习惯,谁知道……”

  “基本上学校都有留学生宿舍,但是租金相比校外高一点。如果觉得不太放心的留学生,偏向于住校内,如果想省钱,就住校外。”在美国留学、毕业后留在当地工作的杭州人沈小姐说,“因为美国的治安基本上是分区域的,如果周围是受教育程度不是很高的地方,治安就不是很好,南加州大学刚好就在这附近,所以校园周围就不是那么安全。”

  沈小姐说,在美国的多数大学,晚上如果自习太晚,学校会提供巡逻车、校警,护送学生回公寓,以保证学生的安全。“对留学生来说,尽量趁白天回家,结伴出行,晚上必须出学校的话,尽量叫校警和朋友来接应。”

  声明: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东方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他们在悼念一位刚刚逝去的年轻生命——浙江大学2009级控制系本科毕业生纪欣然。

  7点24分,代表着纪欣然的遇害日:在美国当地时间7月24日的凌晨,在南加州大学求学一年的纪欣然魂断美利坚。

  根据中新社7月25日的报道,洛杉矶警方表示,南加州大学(USC)一名24岁的中国留学生尸体24日早在学校附近的公寓里被发现。

  现场勘验完毕后,洛杉矶当地警方向媒体发布称,留学生并非在公寓内遇袭,而是在学校返回公寓的路上遭遇至少3人袭击,随后这位留学生独自走回公寓,最终在公寓内身亡。

  美国华文网站侨报网的报道中则透露:留学生名叫纪欣然,来自中国内蒙古,24岁,2009年入读浙江大学,去年秋天起进入南加州大学。

  “在美国读书的同学,朋友圈里转发这条消息,我当时就很怀疑是不是他,但又难以置信。”浙大校友田小姐说,当她点开新闻仔细浏览后发现,所有信息都吻合,她懵了。

  纪欣然本科读的是浙大09级控制系,与田小姐同级。不仅如此,两人都曾在“求是潮”社团里共事过。田小姐回忆,纪欣然除了学习外,最大的爱好就是摄影,他在社团里担任的也是摄影记者。

  “高高的,瘦瘦的,总是背个佳能相机,穿着很随意的运动衣服,戴着眼镜,板寸头,皮肤有点黑。”田小姐说。

  2011年时,纪欣然在美国有过一个月的交换生经历,当时32名浙大学生赴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游学,田小姐也在这个团里。

  返回中国前,他们在最后乘坐的那站巴士前合影。“30年后,我们要在这个巴士站再集合,我们一定会回来的!”当时,有同学倡议说。

  “当时大家都觉得,这个约定太容易实现了,谁想到现在居然少了一个人!”田小姐伤心地说。

  鼻梁架着眼镜,回头看看,这片洒落阳光、铺满沃土、栽种着番茄玉米向日葵的土地;

  嘴角泛着微笑,回头想想,那个重重惊喜、充满奇遇、收获了友谊欢乐激情加爱情的季节;

  如果这个郡还没破产,那块地皮没被拍卖,我们是不是可以幻想这样的约定,30年后的某个夏天,早上8点50分,大家还是老地方:康提菲尔莫见……

  晚上7点24分,滂沱大雨刚好停下,蜡烛在纪欣然曾经住过的浙大玉泉校区5舍楼下点起。

  第一排字幕是“JXR”,纪欣然姓名的拼音首字母;第二排是“R.I.P.”,希望纪欣然安息;第三排则是“7.24”。

  活动发起人是当年赴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交流团的团长方同学,而远在北京的同学,也赶回来参加悼念。

  “你这么礼貌的孩子,阿姨还记得你,想到去年毕业分别,竟然成了永别。我当时还叮嘱你说,你出国后,常回5舍来看看……”5舍宿管阿姨呜咽着说。

  “想起毕业时我与班级里每个人拥抱,和你拥抱时,你笑着说,‘其实你不用抱我,因为我们在南加州大学还有机会。’”与纪欣然本科同班、又同在南加州大学留学的一位女生则回忆说,今年暑假时问过纪欣然是否回国,纪欣然说留在学校上课。“出事的那天,我男朋友发短信给你你没回,我说没事儿,然哥就是这个习惯,谁知道……”

  “基本上学校都有留学生宿舍,但是租金相比校外高一点。如果觉得不太放心的留学生,偏向于住校内,如果想省钱,就住校外。”在美国留学、毕业后留在当地工作的杭州人沈小姐说,“因为美国的治安基本上是分区域的,如果周围是受教育程度不是很高的地方,治安就不是很好,南加州大学刚好就在这附近,所以校园周围就不是那么安全。”

  沈小姐说,在美国的多数大学,晚上如果自习太晚,学校会提供巡逻车、校警,护送学生回公寓,以保证学生的安全。“对留学生来说,尽量趁白天回家,结伴出行,晚上必须出学校的话,尽量叫校警和朋友来接应。”


血战麻将

©血战麻将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