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零号病人”把艾滋病从非洲传播到全世界的的

作者:申慱手机下载版 发布时间:2020-02-28 23:34 浏览次数:

  1981年6月5日,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发病率与死亡率周刊》上登载了5例艾滋病病人的病例报告,这是世界上第一次有关艾滋病的正式记载。1982年,这种疾病被命名为艾滋病。不久以后,艾滋病迅速蔓延到各大洲,成为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和社会问题,引起世界卫生组织及各国政府的高度重视。

  有一段时间美国内流传着关于“零号病人”盖尔坦·杜加是引发北美艾滋病流行的“罪魁祸首”的传言。

  盖尔坦·杜加于1952年出生于魁北克市,20岁时,他曾前往温哥华学习英语,以便确保能得到梦想的空乘人员工作。在第一次到北美西海岸旅行期间,杜加遇到了瑞·雷德福(Ray Redford),两人成为恋人,他们的关系持续了几年,直到在杜加工作的频繁旅行和其他恋情的压力下不堪重负。1974年杜加开始在加拿大航空公司工作之后,他经常在哈利法克斯、多伦多、蒙特利尔和温哥华之间搬家,性生活相当活跃。

  杜加于1980年5月被诊断出患有卡波西氏肉瘤,并最终前往纽约接受治疗。他对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的研究人员帮助很大,部分原因由于他保留了日记,杜加在1982年为他们提供了他们能找到的最好的性接触联系人网络追踪记录。这种帮助使得他后来在CDC研究人员制作的一个病例聚类图中处于中心位置,并且通过兰迪·席尔茨(Randy Shilts)著作的广泛影响,死后声名狼藉。

  1984年,一份刊载于《美国医学杂志》关于加利福尼亚州多宗艾滋病感染个案的研究论文被发表,其中的40多例感染病例由性接触联系起来,杜加则处于图例中心。零号患者(patient 0)第一次出现,然而论文作者之一的CDC研究员威廉·达罗称杜加不是“患者0”,而是“患者O”(patient O),发音为“oh”,代表“Out-of-California”,即加州以外的病例,论文只是探究当时新认识的这种疾病的传播性质而不是起源,从来没有意味着杜加是第一个病例。而这当时被一些人误解了。

  而零号患者的流言更广泛的传播开始于兰迪·席尔茨出版于1987年记录美国艾滋病流行爆发的著作《世纪的哭泣》。席尔茨在书中将杜加刻画为一个具有反社会行为的病毒传播者。他有意为地传染身上的艾滋病病毒、或最少不顾后果地危害其性伴侣。虽然席尔茨的书中并没有直接提出杜加是艾滋病毒主要传播者的指控,但这样的的谣言逐渐变得广泛流传。

  1984年的研究最初向研究人员表明,病毒感染与艾滋病症状出现之间的时间可能是几个月。然而,当席尔茨的书于1987年出版时,已知受感染的个体潜伏期可能长达几年,一些个体可能早在与杜加见面之前就已感染很久,该研究不太可能揭示正确的病毒感染网络。

  亦有其他人对零号感染源一说提出质疑或持保留意见,1988年,安德鲁·莫斯(Andrew R.Moss)在纽约书评(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中对流言发表了反对意见。2007年11月另一篇发表于《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的文章驳斥零号感染源流言,指出艾滋病于1966年从非洲传播到海地,再由海地于1969年传到美国。而一位死于1969年,名为Robert R的患者则被确认是在北美洲最早有文献记载的艾滋病症状患者,报告指出该名患者在1966年就已经显示出有艾滋病的症状。

  2016年,美国亚利桑那大学迈克尔·沃洛比(Michael Worobey)博士领导的研究小组在《自然》上发表了一篇令人瞩目的论文。

  他们对美国一批采集于1978年至1979年的血样进行新的基因分析。起初,他们搜集这批血样是为了研发B型肝炎疫苗。但科学家们发现,来自纽约和旧金山的血样里,分别有7%和4%的血样感染了艾滋病病毒。

  这个团队研发了一种名叫「核糖核酸开凿」(RNA jackhammering)的新技术,以准确定位血样里艾滋病病毒毒株变异的时间。

  他们将杜加以及美国境内一些海地人、多明尼加人采集于1980年代的血样进行对比。最后研究人员推断,其实早在1967年之后,艾滋病病毒就已经从非洲国家扎伊尔(Zaire)传到海地,又于1971年传入纽约城,继而在1976年由纽约来到旧金山。

  这项研究把艾滋病首次出现在美国的时间提前了整整十年——从1981年提前至1971年。

  这意味着,当时还不到20岁,直到1974年才成为加拿大航空乘务员,继而有机会到处飞的杜加,可能并不是真正的“零号病人”。他仅仅是普通的艾滋病毒感染者之一。“关于‘零号患者’的观点,没有科学数据支持”,沃洛比总结道,“既没有生物学也没有历史证据证明他是美国首例或HIV-1 B亚型的首例病人。”

  CDC副总监Jaffe说:“每当有记者来问‘杜加是不是那个把艾滋病带到美国的人’时,我都说不是的,可并没什么用。”

  在美国刚刚发现艾滋病的1980年代初,人们似乎觉得,找到一个人来为事情负责是必要的。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艾滋病在非洲已经大规模出现。

  但撇开是否是「零号病人」这一点,我们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像杜加这样性活跃却不采取保护措施的人是艾滋病蔓延的催化剂。

  剑桥大学的历史学家理查德·麦凯(Richard A.McKay)的一项研究还确定了产生零号患者流言的其他原因,虽然病例分析中的许多患者都报告超过1000个性伴侣,但大多数人都只记得“极少数”的名字,这使得他们与其他病例的联系更难以追查,由于其他人记得杜加的独特名字,他对研究人员追踪他的性接触联系网络帮助很大。

  加州大学艾滋病研究员罗伯特·格兰特(Robert M.Grant)博士表示:“没人想成为社区中的‘零号患者’,但这可能会对疾病控制有所帮助,仅仅因为你是第一个被诊断出来的人并不意味着是你发起了这场流行病。”


申慱手机下载版

©申慱手机下载版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